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仙女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9|回复: 0

[現代奇幻] 被黑暗吞噬的百合花

[复制链接]

1137 小时

在线时间

56万

帖子

29

返现

管理员

发表于 2024-5-19 17: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薇尔维特



  (上)



  石墙大学的校门口金碧辉煌,西垂的云朵仿佛大鹏鸟的翅膀,被夕阳的光晕渲染成融化黄金的色泽,春风送来了不知名花朵的芳香,一切事物都是这美丽世界的点缀,伴随着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学校的学生们成群结队的离开了这座甚是华丽的校园,为这个世界装点了生命和青春的气息,人群向着属于自己的远方前进,恰如一根又一根命运的丝线交织成了名为社会的网。



  苏诗涵也是这人潮的一员,而当她在左右分流的人群中脱离出来,站在学校的正门口时,她就在这一瞬间成了美丽世界的画龙点睛之笔,这世界在找寻到她的一瞬间,就将那温柔的光泽全部赠送给了这个正在读大一的少女,少女的气质文静可爱,腋下夹着的是但丁的《神曲》,从外表就能看得出: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姑娘。



  她是班里相当出名的文学少女,对各种书籍都充满了渴望,在这个刚刚踏入大学没多久的年纪,阅读量就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老师,令人惊讶的是,她的学业丝毫没有因为大量阅读课外书而落下。



  苏诗涵拢了拢纷乱的发梢,在校门口站了许久,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但是长久的等待却换不来那个被等待的身影从学校林荫道的深处出现,久站的苏诗涵,丝毫没有因为等待而乱了阵脚,她的气质依旧优雅又文静,站的也笔直不拖沓,但这等待未免有些长久,苏诗涵看了看手表:已经放学一个小时了,她要等的人还没有出现。



  唉。



  苏诗涵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阳光下久久站立让她的额角流下了汗水,说不定今天等不到了呢?说不定她今天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是不等了吧,直接回家算了。



  这么想着,苏诗涵转身,向自己所住的公寓走去。



  她住的地方几乎没有其他住户,整栋楼刚刚完工,小区也刚刚开始建设没多久,所以装修和施工的声音几乎不绝于耳,苏诗涵抵抗干扰的能力相当强,所以总是能忽视那些吵嚷的声音,沉入到文字的世界里去,对于这里的嘈杂也已经习以为常,一边想着今天读的书,一边经过了熙熙攘攘的闹市,来到了这个没什么光芒照射的破公寓楼,在楼下刚要进入这栋公寓的时候,苏诗涵被一个貌似是孩子的人形挡住了去路。



  “姐姐你真好看!”这孩子穿着破烂不堪的军绿色短袖,脸上满是污垢和结痂的灰尘,看上去比苏诗涵小一两岁,干巴巴的瘦,比苏诗涵矮一些,苏诗涵知道这个孩子应该是在这个工地干活的小工。但是……虽然看上去年纪不是很大,但是脸上的表情给人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孩子的单纯,反而有些……苏诗涵搜肠刮肚想了半天,发现和这个孩子联系最紧密的词语是“猥琐”。



  “谢谢你呀小弟弟。”苏诗涵依旧回报了最大程度的礼貌,准备掏钥匙开门上楼。



  “姐姐和我睡觉!大姐姐和我睡觉!”小孩子突然怪叫着喊了起来,并且扑上来抱着苏诗涵的腰,无论是他的语言还是他的动作,都让苏诗涵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想要推开这个小孩子:“别闹了小弟弟!”



  “我要让姐姐脱光了和我睡觉!”小孩子不但没有放手,搂住苏诗涵腰的双手还越来越用力,这力气之大让苏诗涵难以想象,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小孩越搂越紧,苏诗涵焦急又害怕的想要脱身,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就在这紧急的时刻,另一道身影从远处跑了过来,来到苏诗涵的身前,之后一气呵成狠狠地朝着这孩子的肋骨上踢了一脚,小孩子被踢了这一脚,吃痛放开了手,苏诗涵感觉束缚自己的孩子离开了自己,连忙退了几步,扭过头看去,她一直在等待的身影此时此刻就站在她的身边。



  “呀,雨诺。”苏诗涵看到那赶来的人,脸上难得浮现出喜悦的微笑:“你来啦。”



  被称作雨诺的少女也转过了头,她的名字是林雨诺,比苏诗涵要便宜高一点,拥有着相对于苏诗涵而言更加纤细的身形,而这身高也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修长可人,精致的面容即使不施粉黛也能让许多人都为她倾倒,两个少女的洁白让这已经擦黑的天地之间都平添了一份亮色,林雨诺皱着眉头看着在一边捂着肋骨的孩子:“这小孩怎么这样?”



  “教育,是教育的问题啊。”苏诗涵扶了扶眼镜,感叹着教育普及程度不够而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就在那个小孩又要开始撒泼时,一个颇为浑厚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哎哟,二狗子这是挨打了吗?”



  另一个民工从工地杂乱的事物中走出来,似乎笑的很是爽朗,这民工长得高大又强壮,仿佛一座铁塔,走到苏诗涵和林雨诺面前,即使是经常练习拳脚功夫的林雨诺也畏缩了一下。



  “不错,不错,哈哈哈哈。”高个子民工又笑了:“两位美女,给你们道个歉,二狗这孩子脑袋有些不好。”



  “脑子不好就好好管教啊。”林雨诺还是有些生气:“好好的活在那堆废料里吧。”



  “你说的有点过分诶……”苏诗涵轻轻用胳膊顶了一下林雨诺,轻声地说。



  “好的,好的,两位美女慢走,我带二狗回去了。”高个子民工说着,拉住被叫做二狗的孩子,转身向工地走去,每走几步,就要回头看上一眼两位女孩。



  “没事吧。”林雨诺没怎么在意,只是低着头为苏诗涵掸去衣服上的泥巴——二狗的手真是太脏了。



  苏诗涵一边说着没事,一边打开了门上楼:“你今天一天没给我发消息哦。”



  文学少女露出了别人未曾见过的娇嗔表情,似乎在责怪一般:“我放学之后也等了很久哦。”



  “抱歉抱歉。”林雨诺似乎不怎么会表达歉意,只是把手里拎着的一个精致的纸袋递给了苏诗涵:“给你,祝你20岁生日快乐。”



  苏诗涵打开了房门,还是有些怒气未消似的:“我都说了不要买礼物。过个生日而已……”



  房间里的布置相当精致,虽然没什么浓重的少女气息,但是还是能从墙壁上几个可爱的贴纸,房间上漂亮的门牌上看出房子主人的身份。



  苏诗涵脱下了鞋子,简单干净的白袜子和林雨诺是同款。



  文静的少女与林雨诺一起在门口换鞋子,还顺带闻出了一些暗藏在林雨诺黑色短袖里的味道:“又偷偷抽烟,快把烟交出来!”



  林雨诺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打了个哈哈:“拆礼物,拆礼物吧。”



  苏诗涵瞪了林雨诺一眼:“一点都不爱惜自己……”说着把那精致的纸袋打开,天鹅绒的小方盒里放着一对纯银的戒指。



  “这个是……”



  “克罗心的对戒,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喜欢这个款式来着。”林雨诺笑了笑:“再次祝你生日快乐,生日蛋糕我刚刚在来的路上订好了,其他晚餐就要拜托你啦。”



  苏诗涵有些惊讶于林雨诺能把她随口一说的话记得这么清楚,也感动于这对戒指的存在,拿起戒指仔细端详着,深刻的体会到里面包含着的那个飒爽的女孩浓烈的爱意。



  “我帮你戴上吧。”林雨诺说着,从盒子里拿出另一只戒指,抓住苏诗涵的左手,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又不是结婚……”苏诗涵嘴上这么说着,却已经掩藏不住嘴角的笑意和脸上幸福的红晕了:“那我也要帮你戴。”



  “好啊,我的公主。”林雨诺说着伸出了左手,深情地注视着俯身为她戴上戒指的苏诗涵,当苏诗涵抬起头的一瞬间,与她十指相扣,并用力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嗯……”苏诗涵闭上了眼睛,用热情回应着林雨诺的热情,两个人的唇齿互相碰撞,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并满怀爱意的吞下。苏诗涵能品味出淡淡的烟草味道,这个味道她不是第一次尝到了,虽然不喜欢烟味,但是这个味道,在她看来是专属于林雨诺的印记,所以对于烟味,苏诗涵的情感相当复杂。



  “哈……”良久唇分,林雨诺越过可爱的半框眼镜,凝视着苏诗涵的眼睛,那里面蕴含的是文史哲的光芒,就是这样充满知性的光芒,无比让林雨诺迷醉。



  “喜欢你哟。”林雨诺的脸颊微微泛红:“一直以来都最喜欢了。”



  苏诗涵也笑吟吟地红着脸回应:“我也一样。”



  在这样甜蜜的气氛之中,两位跨过常人目光和偏见的少女,心灵无比的贴近。



  “那我要开始准备晚饭啰,你老老实实的看书,不准抽烟哦。”苏诗涵摸了摸林雨诺的脑袋:“回房间等着开饭就好了。”



  林雨诺微微点头,顺从的拿起苏诗涵的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苏诗涵坐在沙发上欣赏着克罗心的戒指并构思今天的晚饭时,敲门声突然响起来了。



  可能是喜悦冲昏了苏诗涵的头脑,也可能是心中的念头太多让她无暇他顾,总是苏诗涵甚至没有问一声谁在敲门,就把房门打开了。



  她满心欢喜的以为是林雨诺订的蛋糕到了。



  也就在这个瞬间,她那本该充满希望和光芒的未来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门口站着的是将不怎么宽敞的走廊都塞满的一群肮脏无比的民工。



  一瞬间,苏诗涵心中的所有念头都指向了“危险”两个字,她猛地一拽,想要将门关上,而那些民工早就快她一步,将防盗门死死地把住,苏诗涵的力气本来就小,如何对抗得过这些民工呢?最终她只能目送着那个铁塔一样高的民工闯进来,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赫然抵在了苏诗涵的喉咙上。



  “别他妈动。”铁塔一样高的民工——其他人都叫他大个——一改刚刚在楼下的满面和气,表情阴冷又恐怖,仿佛是狼在打量猎物一样。



  匕首和大个恐怖的表情都彻底让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诗涵吓得呆住了,而几乎在下一秒,民工们就浩浩荡荡的涌了进来,苏诗涵惊恐的数着闯入者的人数:足足有八个人,本就不大的房子此时此刻显得拥挤,又充满汗水的臭味,这味道是这房间里从未有过的。而刚刚纠缠她的那个小孩子,二狗,也在这群人中“大个,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漂亮娘们吗?这也没有啊!”后面的一个民工吵嚷着。大个扫视了一下屋子,指了指房间里面一扇紧闭的房门,于是几个民工便带着阴险的笑容一齐进到了那个房间。



  “不要!不要!雨诺快跑!快跑!”苏诗涵人生头一次如此失态,被大个控制住的她,拼命想要挣脱出去,但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几个民工用淫邪的目光盯着这个少女:在今天刚刚步入二十岁这个青春年华的她,出落的亭亭玉立,格子短裙下的长腿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因此白色过膝袜不仅没有让她的腿看上去显得臃肿,反而更加衬托出了她纤细又完美的腿部线条,纤细的腰肢和饱满的胸部,让少女看上去已经有了一点点成熟的味道,黑色长发乖巧地披散在背后,柔顺如小河流水,半框眼镜下是一双充满着知性和睿智的大眼睛。这女孩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美,没有一处不诱人,几个民工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罪恶的欲望,将大手伸向了苏诗涵那曼妙的身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此时的林雨诺正在房间里欣赏着这只戒指,回忆着苏诗涵那开心的表情和那深情的长吻,只觉得之前的打工再辛苦也值得了,正当少女陷入甜蜜的回忆中时,客厅里却突然传来了苏诗涵一反常态的呼喊,少女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拉开了房门,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从来没见过的四五个肮脏的民工!



  “你们把诗涵怎么了!”林雨诺急火攻心,立刻向前方狠狠地踢出了一脚,可是对面的民工,哪个不是经常在街头打架的老地痞?几乎在下一秒就抓住了林雨诺的小脚,并且狠狠地一用力,将林雨诺掀翻在地,林雨诺被摔的七荤八素,耳边满是那些民工的笑声:“这小妞腿真他妈长!”“真他妈白啊!比老子家里那个黄脸婆漂亮太多了!”



  林雨诺更觉怒不可遏,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脚狠狠地踢了过去,这一脚正踢在抓住她的民工的腿上,疼的那个民工发出了一声怒吼,下一秒,哪个民工抓住了林雨诺的小脚,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将少女纤细的小腿压了下去,林雨诺被抓住脚,还不知道民工们要做什么,下一秒,她就被剧痛狠狠地攥住了大脑,平时声音冷淡如寒花的她发出了不成样子的惨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民工的动作伴随原本坚硬的膝盖发出了凄惨的咔吧声,林雨诺痛的连哭泣都做不到,只能空洞的用惨叫表示她的疼痛,她平时最依仗的武器在民工的蛮力下遭受了重创,疼痛侵犯着她的理智,让她原本漂亮的脸颊变得扭曲,门外传来了苏诗涵痛苦的哀嚎:“别对她出手!求求你们不要啊!”



  “你朋友对你很好啊。”其中一个民工一边揶揄着一边用手掐了一把林雨诺那精致的脸蛋,然后对抓住她的民工大喊:“拖出去!”



  于是林雨诺被抓住那条伤腿直接拖了出去,她痛的已经没什么力气,连逃跑都做不到,更别说反抗了。于是,她被民工一直拖到了客厅,拖到苏诗涵的面前。



  这对原本深爱着的少女,在这种情况下重逢了。



  苏诗涵看着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林雨诺,泪水瞬间从眼眶中涌出:“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你还他妈有空关心别人?老子们现在就当着你朋友的面狠狠地肏死你!”



  一个叫做秃子的民工吆喝着,将苏诗涵那洁白的衬衫狠狠地撕开。



  “不要!不要!”苏诗涵奋力挣扎着,用脚踢,用头撞,她已经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大个现在正牢牢地控制着她的双手,她不能动弹分毫,这种已经能判断到未来的局势却不能改变分毫的感觉让少女感到深深地绝望,但她依旧拼尽全力挣扎;出于对危险的感知,也出于本能。



  只不过她又如何能对抗这样欲血沸腾的民工呢?几乎在下一秒,她那衬衫就从中间被粗暴的扯开,有几枚扣子甚至都在暴力的拉扯下飞了出去,随之出现的,是少女那曼妙洁白的肉体,款式朴实的淡蓝色胸罩忠实地维护着少女隐秘的地带。



  其下的肚子,平坦而光滑,隐隐约约能看到人鱼线勾勒出纤细的腰肢。



  而民工们那肮脏的大手几乎在下一刻就扑了上来,他们拼命地揉捏着每一个他们摸得到的角落,饱满的胸部在鹰爪一样的大手下被迫改变着形状。这种被暴力揉捏的疼痛让苏诗涵不禁发出凄婉的哀嚎:“啊!别碰我!放开!!好痛!”



  “你们这群……混账。”趴在地上的林雨诺断断续续地发出了声音:“冲……冲我来!”右腿已经被严重摧残伤害过的少女,在此时此刻竟然踉踉跄跄地扶着墙根站了起来,并用自己觉得最凶狠的语言威胁:“我饶不了你们……我要狠狠地揍你们……”



  “哈哈哈哈,看这小娘们!”秃头放肆地大笑着,对着林雨诺的小腹狠狠地打了一拳。



  “唔呃!!”林雨诺被这暴力的一拳打的喷出了口水,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没有倒下,她背靠着墙壁,恶狠狠地盯着在场的所有民工:“你们这群……肮脏的败类……畜生……来啊……你们不是好色吗,冲我来……诗涵……诗涵她身体不好……别碰她!”



  “老子们今天就是要干死她!”另一个叫做黑脸的民工狂笑着捏住了林雨诺的胸部,使劲地拉拽:“哈哈哈哈,你的奶子比你朋友可小多了!”



  林雨诺的脸上出现了愤怒的红晕,疼痛让她不能再维持平日里高岭之花一般的形象,她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瞳孔中映衬出的,是她深爱的人被一群民工包围在中间上下乱摸的无助模样。



  民工们将苏诗涵的身体摸了个遍,从胸部到平坦光滑的小腹,到那隐秘的裙下地带,再到线条绷直的小腿,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民工们肮脏的轨迹。



  “这娘们身材真好!皮肤也真他妈滑!”



  “大个!快让我们干死她!”



  民工们七嘴八舌的嚷嚷着,于是大个将苏诗涵放倒在地上,大个在诗涵的头顶,按住她的双手,其中一个叫老狼的,脸上有疤的民工首先来到了苏诗涵的双腿之间,用手仔细地按揉着少女圆润的膝盖,然后猛地一发力,将少女的双腿向左走分开。



  “不要!真的不要!求求你们!不要看!放开我!救命!有人来救救我们吗!!”



  苏诗涵绝望的泪水不停地流下,她心里知道,这栋楼里,她们两个几乎是唯一的住户,此时此刻的情况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双腿被分开的厌恶感还是让她疯狂的尖叫求救。



  “留点力气等我肏你的时候再喊吧。”老狼淫笑着,上半身趴在了苏诗涵的身体上,充满恶臭的嘴巴含住了诗涵那如同新生樱桃一样的乳头,但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味,想来也是,他只是来施放自己奔腾的兽欲,哪里会管这个姑娘的死活呢?



  老狼的牙齿狠狠地咬住那娇嫩的乳头,舌头则用力地舔着嘴里从牙缝钻出来的乳尖,这疼痛又羞耻的动作让苏诗涵发出了抗拒的惨叫:“别……别咬……了!



  快放开!”



  苏诗涵只感觉此时此刻扑在自己身上的是一只非洲鬣狗,正准备将她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咬下来,让她曝尸荒野,而更让她恐惧的是,她身边还有起码四条鬣狗在虎视眈眈。



  “操你妈的,这娘们的乳头好甜!”老狼抬起了头,用淫秽不堪的语言刺激着苏诗涵那脆弱的神经:“老子今天必须干死她!”



  说着,老狼用手将少女纤细的腰肢托起,站起身来大喊道:“小龙!二狗!



  把她的裙子和裤衩子扒下来!”



  那个小孩立刻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依旧傻笑着看着诗涵:“大姐姐,我们又见面啦。”一边将少女那格子短裙暴力地扯到膝盖,露出其下白色的内裤,上面没有任何多余的图案,诗涵对自己的穿着要求相当简单。



  而二狗和那个矮胖的被叫做小龙的民工,一人抓住少女内裤的一边,用力地向下拽。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苏诗涵哭泣着蹬腿反抗,可小龙与二狗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一个人仅用一只手就抓住了少女的腿,让她不能再乱动,少女被迫伸直并拢双腿,在少女凄惨的叫声中,那原本忠实的内裤一瞬间就离开了它的主人,露出了少女那神秘的,从未有其他人见过的三角地带。



  “我操!这娘们是个白虎!”小龙见到内裤下的风光后惊讶的大喊了一句,于是一群民工抓住了诗涵原本紧紧闭着的双腿,在诗涵微弱的反抗中让这苗条的双腿分开到极限,少女那天生没有毛发的光洁阴户展露在众人面前,大阴唇紧闭着,仿佛只是一条肉线一样,而淡淡的粉色门户也暗示着少女的纯洁。



  诗涵知道自己从未有人看过的下身终于还是暴露在了这群陌生人面前,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住地滴在地上,仿佛在尝试从一场噩梦中醒来。



  “妈的,这娘们!全身是宝!”老狼



  “不要啊……不要……”诗涵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甘心的她依旧试图并拢双腿,可双腿中间是一个男人的身体,如何闭得上呢?一次又一次反抗的失败让少女越来越绝望,也让少女越来越无力,其他民工见到诗涵的胸部空出来,立刻七手八脚的上前揉捏,仍然没有放过任何一处空隙,手法粗暴的民工疯狂地满足着自己的兽欲,诗涵那原本洁白娇嫩的胸部由于暴力的揉捏已经出现了几道触目惊心的淤青。



  令人



  而当老狼粗糙的手指塞入少女那紧闭着的阴户时,疼痛还是让诗涵发出了一声呻吟,她自己从来没试过将手指放进来,而稚嫩的下体第一次迎接的访客居然是民工那肮脏的手指,这让诗涵更为难受,可是除了流泪,她还能做什么呢?



  老狼的手指强硬地撑开了少女的小穴,前进到那没有皮肤保护的嫩肉之中,他的手指轻车熟路的前进着,直到碰到了一个有些坚韧的阻碍。



  “操了!这妞是个雏儿!”老狼惊喜地大喊了一声:“今天他妈的血赚!”



  说着老狼的手指开始在诗涵那无比紧窄的阴道中来回抽插,可内里却始终干涩,每次都拉扯着膣道的嫩肉,给诗涵带来极其奇怪又糟糕的体验——被一群民工包围,被强奸的诗涵此时此刻完全没有所谓的性爱的快感,只有无尽的恐惧和绝望,再加上诗涵铁了心不想让这群民工满足,所以少女的下体始终没有流出帮助插入更加方便的爱液。



  “妈的,这娘们不湿。”老狼说着将脸凑到了诗涵的面前,恶臭的口气让诗涵不住皱眉,而下体那根手指终于抽出的感觉也让诗涵放松了一些:说不定这样他们就能放过我们了?可惜少女的想法还是太天真。老狼淫笑着对诗涵说道:“呵呵,姑娘,配合一点能少吃苦头,我的鸡巴可是相当大的,现在帮我用嘴巴含一下,弄湿一点,也省的你一会儿受苦。”



  诗涵愤恨地扭过了头:“不可能!谁会舔那么脏的东西!恶心!”诗涵心里想着:要她去含着男人的鸡……巴,不如直接杀了她。



  “有骨气,哈哈哈哈,果然是雏儿啊,不知道老子的厉害。”老狼说着褪下了裤子,从那里面弹出来的东西让诗涵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么大!那肮脏丑陋的生殖器官,几乎有二十厘米长,那可怕又粗壮的棒状物体,上面盘踞的血管如同一条条蚯蚓,最前端的龟头是恐怖的紫色伞状,整个生殖器官竟然让诗涵联想到棱角分明这个词!而那肉棒的顶端已经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是男人因为性欲而无比兴奋的证明。



  “看好了!现在老子就要把这根鸡巴插进去!”老狼的双手握住诗涵纤细的腰肢,恶狠狠地向诗涵宣布了处刑宣告。



  诗涵的贞操此时此刻已经在大声宣告着危机,而巨大阴茎带来的恐惧终于击碎了少女所有假装的冷漠和矜持,少女害怕的叫喊了起来:“不要!不要插进来啊!不要!放过我吧!求求你不要!真的不要啊啊啊啊啊!”



  而一旁的雨诺见到这一幕,心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她不顾自己的尊严,故意摆出展示身体线条的姿势,对着这群民工大喊着:“求求你们,干我吧,多用力都行,不要伤害诗涵,我会配合你们的,干我吧!”



  “你以为一会儿就不干你了吗?”秃头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样,让雨诺的双眼瞬间变得呆滞,而秃头似乎仍然觉得不够,用脚狠狠地踢向了雨诺那已经受伤的膝盖,少女凄婉的发出了一声惨叫后终于站不住,倒在了地上,秃头于是抓着雨诺的头发,将她带到即将被凌辱的诗涵身边怪叫着:“来让一让!给这个姑娘一个特等座!让她好好看看自己的朋友是怎么被透穿的!”



  于是旁边的民工淫笑着让出了位置,林雨诺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被按住双手,无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来抵抗已经无法避免的强奸,她眼镜后的双眼被泪水填满,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感到美丽到窒息,而那可爱饱满的胸部上满是暴力肆虐过的痕迹,甚至还有未干的恶心口水,这一幕幕惨状都让林雨诺的心如同碎了一样的痛,相比之下膝盖的疼痛此时都微不足道。



  而那根大得可怕的肉棒,此时正奋力地尝试着向她心爱的人儿的下面塞进去。



  “不要!不要!雨诺!救救我!”极度惊惶的诗涵此时已经没有了曾经文学少女的那种灵气和处变不惊的风度,她像是沉入水里的落难者,祈求着抓住任何能抓住的东西,可惜,在她面前的雨诺自身尚且难保,又如何能够救她呢?



  在扭动和求救中,诗涵突然觉得自己的下半身被强硬的撑开了,炽热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小穴入口,并疯狂地推挤开那紧闭的穴肉向里面进攻,那肉棒实在过于巨大,仅仅塞入了龟头的尖端,就让她忍不住咬紧牙关:“呃啊!别……真的不要……疼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老子就是想让你疼!”老狼凶狠地瞪大的眼睛,抓住少女纤腰的双手猛地将少女的身体向他拉过去,而那巨大的肉棒似乎还是很难插进去,诗涵已经被恐惧和绝望折磨的不堪重负,嘴巴里不断地重复着:“不要”,“饶了我”“进不去的”这样的词汇。



  “真他妈紧啊。”老狼看着周围已经脱下裤子的工友,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心下一发狠,又开始用力地将肉棒向少女干燥的下体塞,伴随着诗涵一声刺耳的惨叫,一股殷红的鲜血悄然流出,旁边的工友都开始欢呼了起来:“破了!破了!



  干破这个娘们了!“这样的侮辱,让目睹这一切的林雨诺更加心碎。



  “没有,我还没碰到膜呢。”老狼奇怪地抓了抓头,好像不明白这血从何而来,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粗暴的动作,少女的小穴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小小的伤口,正是那道伤口为诗涵带去了无尽的痛苦,和代表伤痛的血液。



  而老狼这个禽兽,丝毫不为那惨烈的鲜血所动,只是继续塞着,每前进一分,都伴随着少女逐渐忍受不住的惨叫:“好疼!疼!疼啊!!别……别插了,真的……进不来的!!”



  “这不是进来了吗!”老狼狂叫着,下身越来越用力地向前,终于触碰到了那层贞洁的薄膜,他扭过头对着林雨诺说道:“我碰到你朋友的膜了!看我干穿她!”



  而苏诗涵在这一瞬间疯狂的摇头,秀发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翻飞,少女苦苦哀求着希望这个变态可以放过她:“求求你!求求你别这样……不要再继续了!求求你啊!”



  “老子今天就是要把你的处女膜干破!”老狼淫笑着,下身开始坚定地向前挺进。



  “不要!!”林雨诺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无力,她只能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而那些民工强行掰着她的头,让她无法移开视线,雨诺想闭着眼睛不看这一切,但只要闭上眼睛,诗涵的惨叫就越发清晰地钻进她的脑海,让她的心更加的痛苦,于是她只能睁开双眼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而老狼的动作像是刻意要挑逗诗涵的贞操一样,每次将那块薄膜向前推到马上就要破开的极限程度时就把自己的阴茎小幅度抽出,然后再轻轻地将处女膜向里面顶到极限,他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玩弄着诗涵的尊严,还用下流的语言折磨着诗涵的心智:“这膜好他妈有弹性啊。”“老子下一次就要肏破它了,准备好!”



  在老狼不知第多少次抽出自己的阴茎玩弄诗涵的处女膜时,诗涵似乎是放松了警惕或者说放弃了警惕,她天真的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但老狼也明显是抓住了这个心理,在诗涵放松的一瞬间,巨大的肉棒,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地撕碎了诗涵的处女膜,那层贞洁的薄膜与林雨诺的心一并碎成了残渣,而给诗涵带来的,是人生中从未体会过的,刻骨铭心的疼痛。



  被巨大肉棒袭击的少女,先是将惊诧和疼痛的惨叫憋在了喉咙里,这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不到,最后苏诗涵终于无法忍受这种疼痛和失去贞洁的苦楚,发出了让人心碎的惨叫,而因为疼痛,她也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差点从放松警惕的大个手里挣开。



  “呀啊啊啊啊啊啊!!!”诗涵只觉得自己的下身被粗暴的撑开到她从来都不敢想象的程度,撕裂的疼痛和胀痛以及那从未体验过的异物感,都让她感觉撕心裂肺或者说钻心剜骨,处女膜破裂的鲜血和小穴被撕破的鲜血此时此刻一并流了出来,仿佛一条鲜血的小河。



  疼痛让柔弱的少女痛不欲生,她明显体验到自己体内正在流血落红,她的身体紧紧绷着,颤抖着,在这一刻之前乳房被揉捏造成的疼痛都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



  “拔出去!快拔出去!啊啊啊啊啊啊!疼!好痛啊啊啊啊啊啊!裂……裂开了……会死的,会……会死掉的!”诗涵的双手被制住,只能通过拼命的摇头和惨叫来抗议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这一切都被林雨诺看在眼里,泪水不争气地从林雨诺的眼眶涌出,这是她十年来第一次流泪。



  “死啊!死给老子看!你不死老子今天就肏死你!啊!老子肏到底了,真他妈紧啊!这逼里弯弯曲曲太他妈舒服了!”



  老狼继续用语言侮辱着充满知性的少女,他不顾身下疼得不停颤抖的女孩,缓缓将沾满少女鲜血阳具拔出一点,再插入,再拔出,再插入,力道从刚开始的缓慢到粗暴夸张,每一下都直顶少女娇嫩的子宫。每一次动作都牵动着阴道里的伤口和破碎处女膜的疼痛,少女发出悲惨的哀鸣。随着老狼的举动的渐渐加大幅度,渐渐粗野,少女的哀鸣痛呼之音也越发高亢。



  “呀啊啊啊!!!好疼!不要动!疼!快停下来!真的会死的!快拔出来啊啊啊!”



  少女哭泣着,哀鸣着,鲜血在白嫩肉体的映衬下显得无比的显眼,而老狼盯着诗涵那忍受疼痛的面庞:精致的五官和洁白的皮肤透出可爱迷人的气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眼睛平添了知性的气息,老狼知道,自己在强奸的,一定是一个走到哪里都万众瞩目的美少女,这让老狼更加兴奋,胯下的肉棒仿佛更坚挺了几分。



  “哈哈哈哈哈!老子拔出来了!老子又进去了!”



  “痛啊!不要!不要继续了!已经够了……啊!!痛!快停下来啊啊啊!!”



  此时已经分不清少女的声音到底是哭泣还是惨叫。



  “免费的处女!他妈的赚翻了!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优秀的男人,他插的逼都是老子的形状!”



  “别……别再动……了!真的……很痛!痛……好痛……”



  “还他妈给老子装贞洁烈女,叫你不湿!装什么装!以为下面不湿就能阻止老子?你的血已经帮老子润滑好了!哈哈哈哈!真他妈的爽!”



  “要裂开……了……痛……真的……好疼啊啊!”诗涵的小腿肌肉因为疼痛而绷紧,全身上下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对每一次肉棒刮擦阴道壁的疼痛都无比清楚。



  “感觉到没有,老子正在肏你,老子正在把你的逼变成老子的形状!”老狼说着,像是恶趣味似的将右手放在诗涵的小腹之上,狠狠地按了下去:“操了!



  这娘们腰太细了!老子能隔着肚子摸到自己的鸡巴!”



  一旁的林雨诺自然是感觉心碎欲绝,她看着自己的爱人因为疼痛而扭动着腰肢做出的微弱反抗毫无效果,老子少女嗫嚅着,哀嚎着发出惨叫和求饶,换来的却是一次比一次暴力的抽插,她却毫无办法,这时从她身旁伸出了一只又一只的手,按着诗涵的小腹,那些手的主人高喊着:“我草!真的!真能摸到!”殊不知这对诗涵又是一场折磨,诗涵本就疼痛无比的下体在按压下更是觉得痛不欲生,只能在按压中发出断断续续的惨叫:“别!别!别按……痛啊!呃啊啊啊!饶了我!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叫我做什么都行!”



  “做什么都行?”老狼狂笑着将少女的双腿分开成M型,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老狼黝黑的鸡巴和少女洁白的肤色构成的鲜明对比,每一次拔出肉棒,都要带着少女膣内粉色的嫩肉,都要掏出一股惨烈的鲜血,都要带着少女越来越没力气的惨叫:“轻一点……啊……别……别再……插……了……嗯啊……真的……疼得……受不了……了。”



  诗涵的小穴是老狼人生中遇到的女人中最紧的,即使是平常的处女,都与诗涵的紧窄程度无法相比,老狼知道自己的鸡巴即使是插妓女,也会让妓女疼上一会儿,何况这个紧窄非凡的黄花闺女?想到这里他不禁都有些心疼这个女孩,只不过这个心疼只持续了一秒都不到,比起有爱的性,他更爱这种施加痛苦的感觉,于是他继续癫狂的出言侮辱着可怜的诗涵:“疼吗!疼吗!老子的鸡巴可比一般人大多了!老子都能用鸡巴摸出你逼里的伤口!再喊大声点!再叫给老子听!”



  而原本不想让这群恶魔如愿的诗涵此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她平日里就以谈吐不凡而闻名,此时此刻,她忘记了平日里读的书,忘记了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她只想从这漫长的折磨里解脱,本就敏感的小穴遇到了如此巨大的肉棒,使她能够真切的感受到那根痛苦的根源在她身体里进出,而每一次那根巨棒的移动都会带来无法忍受的痛苦,敏感的神经和痛苦的体验让她的每一秒都无比漫长,她祈求解脱却无法解脱,只能用一声惨似一声的惨叫宣泄着根本无法忍受的苦楚:“疼!疼啊啊啊!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啊啊啊!太疼……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哪里疼!怎么个疼法!说给老子听老子就让你解脱!”老狼一边说着,一边为了让文学少女乖乖就范,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啊啊啊!轻一点!轻一点!我说!”诗涵哭泣着发出惨叫,接下来的语言也被抽噎声,呻吟声和惨叫声搅的断断续续:“下面!下面……好痛!像是……像是裂开了……一样!嗯啊啊!疼……疼的像是……被刀割……割开了……啊!



  啊!别再……插了!”



  “下面是哪儿!给老子说!小穴!”老狼的动作只重不轻,肉棒捣出的鲜血触目惊心,这个姿势甚至能看到少女的肛门因为疼痛而不断缩紧,加上少女被迫说出完全和气质不符的话,更让旁边的民工感到欲火焚身。



  “啊!小……小穴!疼!!子……子宫!好像……被撞开了!内脏……内脏感觉……被!嗯!搅的……乱……乱七八糟……感觉……快要……被全部扯出来……了!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少女因为羞赧和疼痛涨红了脸,惨叫让她的喉咙都有些沙哑。



  “说得好!给你奖励!”老狼说着,下体如同打桩机一样,速度快到了极限,不得不佩服民工的体力,从插入到现在,老狼已经折磨了诗涵二十分钟,可怜的诗涵,第一次做爱就是被这样暴力的强奸,即使只看表情,都能体会到她正在经历怎样的痛苦。



  “啊!啊啊啊!疼!疼啊!不是……不是说好……会轻……轻一点了吗!你……恶魔!不……不讲……啊啊啊啊……不讲信用!别……真的别……动了!太疼了!嗯啊啊啊!会……会坏掉的!下面……小穴……要被你插……坏了啊啊啊!”



  “信用能当逼操吗?”老狼淫笑着,喘着粗气卖力地抽插,然后,他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夸张,下体与少女的骨盆撞击的声音清晰可辨,屋子里安静无比,只有少女的惨叫和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其余的民工,依旧玩弄着诗涵每一处可以玩弄的地方,有的民工甚至掏出了下体,摩擦诗涵的乳头,而旁边的二狗,看着这个场景,得意的笑了起来:“姐姐!你不让我和你睡!我带叔叔们和你睡!哈哈哈!”



  这样的侮辱更是让诗涵痛不欲生,但她又没有反驳的立场,只能咬住嘴唇,尽量抵抗这钻心剜骨的疼痛,但仍然有含浑的惨叫从唇间溜出:“嗯!嗯!嗯!



  嗯!轻……轻点……吧!真的!快要……死掉……惹!”



  “好!老子现在!就!全部!射给!你!”老狼一边疯狂的抽插,一边宣告着他的射精即将开始,而诗涵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立刻泣不成声的阻止:“不要……啊!不要……在里……里面!我……我不……不要怀孕啊啊啊!啊!好疼!



  求你……快拔出来……吧!!发……发慈悲吧!!”



  “懒得管你。”老狼的话突然变得少了起来,而下身的那根肉棒突然膨胀了一圈,只让诗涵觉得更加痛苦:“别!别……再……插了……别……射里面……你……杀了……我吧……嗯!嗯!痛啊!让……让我死吧!呃啊啊啊啊!”



  老狼根本没有理会少女的告饶和苦楚,下身疯狂的继续抽插了数十下之后,他昂起了头,向天花板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吼叫:“射了啊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听到这句话后她立刻发出了惨叫,这个瞬间,少女感受到一股奔腾的热流灌入了她的阴道之中,直让她浑身颤抖,诗涵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她不仅失去了处女,还惨遭内射,很有可能怀上这群恶魔的种,这个事实让她无比痛苦,只能在惨叫和哭泣中宣泄着所有的委屈和绝望。



  老狼将那根巨大的阴茎拔了出来,少女的阴道口被撑开了一个大洞,虽然逐渐在闭紧,但是已经回不去原本那一条线的状态——老狼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



  白浊的精液和鲜红的血液混合着,顺着少女的小穴流下,让人感到触目惊心,而老狼还嫌这样的侮辱不够刺激,走到了诗涵的侧面,将自己充满肮脏液体的阴茎放在了少女的眼前:“看看,看看!你破处的血和老子的子孙!能看清吗!看不清再靠近点!”顺着甩了甩自己的阴茎,让血与精液的混合物,全部滴落在少女的眼镜上。



  “呜呜呜呜……”这样的羞辱让诗涵不甘地哭泣,她的身体仍旧因为疼痛和抽泣而颤抖,一旁被迫看着这一切的林雨诺早就如同死了一样,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切……口中只能木然地呼喊着爱人的名字:“诗涵……诗涵”



  此时。一旁早就跃跃欲试的二狗悄然来到了诗涵的双腿之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淫猥笑容:“姐姐!我要开始肏你了哦。”



  诗涵微微地抬起上半身,大个早就不再按住她的双手,但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只能伸出手,绝望的想要挡住二狗那淫邪的脚步:“小……弟弟……这样……是不对……的,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此刻,一场由淫欲和折磨组成的地狱,现在才拉开序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仙女宫  

GMT+8, 2024-6-16 13:07 , Processed in 0.043114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